栀子道林

《Everglow》-RF 疑犯追踪 原著向

第二章

    “我已经黑进了这个影视公司的内部管理系统,相信很快会有发现的。现在停在你的位置不要动,Mr.Reese”芬奇一边扫过公司监视器的屏幕一边查找着他所需要的公司内部资料。他正暗搓搓的躲在公司外的一部不起眼的小轿车里,准备随时接应

     “相信让我躲过所有人的眼目走出公司对你来说不是难事,my ……dear boss” 里瑟警惕地在走廊中扫视,同时也不忘向他的老板调侃

    芬奇眯了眯眼,决定无视里瑟故作轻佻的语气“随时注意你的周围,Mr.Reese 我无法 …… 立刻左转躲在办公室!我无法……提醒你监视器看不到的地方” 里瑟小跑两步,转身躲进办公室,动作谨慎而冷静的躲过楼道里的工作人员。然而耳机里芬奇先生不那么明显的小颤音表示他绝非如里瑟一般冷静

    “哦~Harlod,不用紧张,这只是一个影视公司,不是某个黑手党据点,ok?”等确定周围无人以后里瑟继续调侃着,当然更是为了让芬奇不要那么担心。

    “或许这不是一个黑手党据点”芬奇皱眉看着刚查到的最新消息“但是一个影视公司也不需要买几百万的重型武器不是吗?Mr.Reese 希望现在提醒你还来得及”

    里瑟皱了皱眉,这点确实没想到,或许他应该将
这里再检查一遍,然而今天偷取工作档案的任务已经完成。他现在只想离开公司,坐上芬奇的车回家。

    里瑟一边扫视着附近,一边仔细考虑是否应该再
次检查,片刻后还是觉得先回家要紧,后续行动在他和芬奇讨论以后再说,他按开耳机,低声回道:“没问题,Finch,还有一层,我马上过去”

     芬奇没有回答,里瑟顿时停住脚步     “Finch?”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些轻微的急躁。

     “不,呆在里面” 芬奇的声音突然传来,压抑着颤音,冰冷而紧张

    里瑟皱紧了眉头“发生了什么,Finch?” “呆在里面,躲好,这是命令。以及……”芬奇的语气突然变缓
    “你不会令我失望的,从来不会,我相信你.所以你也相信我……好嘛?”
    不等里瑟再说一句话,通话中断了

    里瑟皱起眉头,奔向侧边的出口,Harlod的车就在那里,只要他过去……他就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眼里甚至涌起自己都未发现的冰冷杀意

    然而最终他停下来了,这很艰难,非常艰难。或许是那冰冷的命令,或许是那句……你从未让我失望……的请求
    里瑟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盯着那扇门,Harlod也许就在那后面,等着他来,近在咫尺……

    然而他最终转过身,以更快的速度返回,找到一个可以藏身的储物室,再没有回头。

    芬奇拿下自己的耳机,与手机一同踩碎。然后他抬头看着正缓缓接近公司门口的人,手里拿着重武器,身上的防弹衣异常醒目,而这样的人……不止一个,他突然就明白了这个公司的阴谋和这些人的目的

    让他们进去,那么不管里瑟先生有多好的身手……他会有危险,极大的危险……

    芬奇摘下眼镜,捂着脸的手微微颤抖,有一支武装的小组在包围这个公司,大概十几个人…里瑟先生……哦不……里瑟先生不会有事

    他又颤抖的带上眼镜,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他故意很使劲的关上车门,稍大的关门声在寂静的街道上像一个突然爆炸的炸弹

   瞬间就有四五把枪死死的对着他,芬奇呼吸再次紧促起来,他缓缓做出投降的姿势,周围的人越来越近,哦……god……

    芬奇低着头,颤抖的喊着“我知道你们在找什么,它被我藏起来了!”

    几把强炙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但是没关系,芬奇想着……
    接着他的后劲挨了一击,旧伤连着新痛将他击倒在地,这都没有关系……因为……Mr.Reese会来救他………

    或许不救更好……芬奇在陷入黑暗之前想到

《Everglow》-RF 疑犯追踪 原著向

  第一章

     最近里瑟先生有些不对劲……芬奇挑着眉看着被又一个号码支走的背影,照样是那身经典的西装,走路生风,在即将离开时又回过头冲他眨了眨眼,带着嘴角也翘了起来

    然后他出门了

    芬奇眯着眼,转身看着自己的电脑
    十分钟前他正向里瑟先生介绍这次号码的主人,一个非常迷人的芭蕾舞者。然而在他讲了将近五分钟却没得到任何回应以后,芬奇确定他的外勤先生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间图书馆里了

    “Mr.Reese 我不得不提醒你作为一个前特工,不关注号码相关信息这种行为是失职并且危险的。你还好吗?”
    芬奇缓缓转身疑问的看着里瑟,然而却发现里瑟并没有如他想象的一般在走神的状态,相反,那双灰蓝的眼睛正以一种奇异的专注看着他,舒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阴影
    “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Mr.Finch” 里瑟轻声的回复,从沙发上起身,缓步走向芬奇, 像一只优雅而敏捷的猫科动物,与此同时他将手移上领口,缓慢的解开第一个扣子,然后是第二个

    “以及你不该对自己外勤先生的工作能力有任何的怀疑,那会让我感到……自己不被信任。”  里瑟看着芬奇稍微皱起的眉头,知道他并不认同自己关于信任的推论,却也因此感到心情愉悦,于是转身离开,准备投入自己的下一个任务

    不止是十分钟前

    一个月前,里瑟先生还是查到了他的住址,并在他因惊讶恐慌而变得冰凉的手里塞上一杯煎绿茶,稳妥的温度
    三个星期前他收到了里瑟先生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幅油画,来自他最爱的画家。并且他不想知道这画怎么来的以及里瑟先生是怎么挂在他卧室里的

    一个星期前他对着电脑工作时,里瑟先生悠然地从身后接近,一手扶着座椅的左边扶手另只手撑着右侧的桌子,探下身子用他那如耳语般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和他……探讨工作……
    更不用提他那该死的扣子,照常的解开两颗,领口因为他的动作而微微敞开……

    三天前…………

    昨天…………

    事情就是这样,芬奇困惑的皱起眉头,倒不是觉得里瑟先生忽视了他的工作,毕竟他从未因此在任务中出错
    重点是……芬奇想起了那两颗被缓缓解开的扣子和那双专注的看着他的灰蓝眼睛……
   
    芬奇从未怀疑过里瑟先生的魅力,只要他想,他可以让任何人出现他们本不应有的人为失误。虽然在任务中里瑟先生极少利用这一点,但芬奇对此坚信不移

    重点是……最近他的外勤先生十分明显的开始对自己展现他本就非凡的魅力……为什么?这就是芬奇真正感到疑惑的地方

    他不是施害者或受害者,里瑟先生不必用他的魅力从他这里得到任何东西,因为无论是什么,信息或是资源,他任取任得……

    或许在这个任务过后该找时间和他谈谈……